出土文献

出土文献新发现

  • 清华简《三不韦》“■明”解——兼说金文中的“粦明”

    黄德宽;

    清华简《三不韦》篇“■明”一词所用“■”字,是由“■”字讹变而来的,在楚文字中“■”可用作“酓”“翌”“熊”,或作“熊”的声符。“■”的讹省之形与“能”相同,楚文字中“■”和“■”所从的“能”,实际上是“■”的讹省之形,在这两个字的构形中都作为声符。《三不韦》“■明”一词,与典籍“钦明”相当,可训为“敬慎黾勉”。西周金文“粦明”也表示“敬慎黾勉”义,与“■明”“钦明”记录的可能是同一古成语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-15+153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2716K]
  • 跳出文本读文本:据书手特点释读《参不韦》的几处疑难文句

    贾连翔;

    清华简《参不韦》是由“《保训》书手”两次抄写而成,根据其字迹所反映的个人特点,可将《参不韦》简72的“魝”校读为“割(害)”;将简41、94写作“兵”形的“戒”字,从同形字中区分出来;将简62、73、118三处与“由”字同形的“古”,读为“辜”;将简14、47、60从“厇”声的“■”等字,释读为“橐”,训为藏;将简44整理报告释为“湄”之字,改为“■”,并将所处文句读为“几(机)■(速)女(如)■(电),神■(速)女(如)■(化)”。另据“《皇门》书手”对他抄写内容的校改,可将“民盈”之“民”读为“弥”。这些试解旨在说明,面对具有鲜明书写特点的写本古书,其文本整理的疑难问题,可以尝试“跳出文本读文本”来思考解决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6-24+153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2444K]
  • 清华简第十二辑整理报告拾遗

    程浩;

    清华简《参不韦》中的“■”字及其异体,均应读为“刈”,与“播”连用表收获义。三处“■”字则分别读为以“每”为声的“亩”和“谋”。“还”字出现多次,一些应读为“营”,有的则读为有禳除义的“禜”。新见字形“■”,可分析为从“勹”声,读为“伏”,“拱伏”描写的是在神前祈祷时拱手与伏地两个动作。简22的“■”字乃是“殷”的讹写,可读为“湮”,“山殷乃崩”即山沉陷崩塌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25-28+154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3491K]
  • 据《参不韦》说“罚”字的一种异体

    石小力;

    从商周金文到秦汉文字,刑罚之{罚}的记录形式较为单一,一般都用“罚”字来表示。在战国简帛中,“罚”字有一种异体作从“网”从“刑(型)”之形,过去多误释为“刑”,据新出清华简《参不韦》,该字当释作“罚”。这不仅突破了“罚”字形体的单一记录形式,同时也反映了战国文字构形的复杂性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29-33+154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3603K]

海外汉学

  • 从马王堆二号墓单支竹简看中国古代礼制和文献的关系

    康路华;陈鹏宇;

    马王堆2号墓的墓主是长沙国相、轪侯利苍。该墓墓道中发现了一枚单支竹简。这支竹简透露出有关西汉早期文献、礼制、行政管理和葬礼仪式之间的复合性关系,而之前的研究多有忽视。本文详述了有关该简的信息,翻译了简文内容,探讨了该简在墓所是如何被处理的,并且结合其出土情况探讨了西汉葬礼中护身符的使用。笔者认为,这支简原是该墓遣策简中的一支,在葬礼中被拆下,并被埋入墓道,目的是为了保护墓主不受盗贼和恶灵的侵扰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39-152+158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2539K]

  • 甲骨文中究竟有没有“稻”字

    黄锡全;

    本文在梳理有关问题的基础上,以发现材料为依据,进一步确定甲骨文中的■、■、■、■等才是真正的“黍”字,■、■、■等为其变体。通过分辨稻分蘖后的植株具有二三穗左右、以稻穗三叉形作为区别标志,主张过去多释读为“黍”的■、■、■、■、■等就是“稻”字,■、■可能为旱稻,■、■为水稻,“秜”可能为再生稻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34-50+154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5549K]
  • 读契札记二则

    武亚帅;

    黄类卜辞中有两个从马之字,作“■”和“■”。左部构件与甲骨文“■”(迩)及其声符“■/尘”(埶之省)同形,应具有表音作用,战国文字有从马■(埶)声之字,皆应释为“驇”。甲骨文“■”字目前多释为“奚”,该字较“奚”字多出象征伐首义的短横,从字形和辞例来看当释为“■”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51-56+154-155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4021K]
  • 新见阜平君钟虡自名试释

    陈斯鹏;

    新见阜平君虎形钟虡自名当释作“虎■(虡)”。虎,字形下部稍有讹变,此类写法又见于清华简等战国文字,释“虎”亦合于器物造型。■,从“又”从“兔”,会捕兔之意,即甲骨文从“网”从“兔”之“■(罝)”字异体,在铭文中读为钟虡之“虡”,与西周匡卣铭文“兔■”读“兔罝”可以合证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57-60+155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3418K]
  • 秦汉玺印姓名考析(续十)

    魏宜辉;

    本文结合传世文献及秦汉简牍资料,对十例秦汉玺印中的双字名进行考察,探讨其人名取义,同时对其存在的同名异写现象进行了分析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61-70+155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4592K]
  • 安大简《诗经》读札(六则)

    杨鹏桦;

    安大简《诗经》简54“思”用作“息”,简81“乐_=或_=”等与清华壹《耆夜》“药_=脂_=酉_=”等及尹湾汉简《神乌赋》“云_=”相类,简81“与”不应破读,简86“諹”读“扬”(或视作“扬言”之“扬”的专字),简88“■”实从犬,简88“玉■(瑱)象啻(揥)也”应处理作“玉■(瑱)、象啻(揥)也”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71-76+155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3499K]
  • 式法与直日:周家台秦简《二十八宿占》新研

    杨继承;

    周家台秦简《二十八宿占》是一种早期式占文献,从其“月星关系”与“式图”结构来看,这一式占应该与北大汉简《揕舆》所代表的古堪舆术较为接近。在《揕舆》等早期式占中,存在着一种根据“朔星”排列的二十八宿直日法;而这种“朔星”是根据以《黄帝龙首经》“占月宿何星法”为代表的式法推演而成的。基于《二十八宿占》“求斗术”与“占月宿何星法”存在着极大的相似性,且其“月星关系”与根据“朔宿法”排列的二十八宿直日法完全相同,我们推测,通过《二十八宿占》之“式图”与“求斗术”也可以推演出一套相同的二十八宿直日法。而基于这一推测,又可以对《日书》“直心”篇作出新的解读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77-91+156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3107K]
  • 马王堆汉墓遣册名物校释三则

    孙涛;

    马王堆汉墓遣册之“■”读为“肠”,牛■、鹿■分别指牛肠、鹿肠;“潱”读为“醷”,指梅浆,古代常见酸味调味品;“华盂”之“华”应为雕画、彩饰之义,“漆画华盂”即“漆画的彩饰盂”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92-97+156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2241K]
  • 汉代简帛重文例新释三则

    暨慧琳;

    本文对汉代出土文献中与重文号相关的几个案例进行了新的释读。文章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指出,马王堆帛书《九主》“则伪_=会_=不_=可_=得_=主_=矣”、睡虎地77号汉墓出土的伍子胥故事简“去此_=国_=者”两句中的重文皆当以“重文跳读”的方式来释读,《长沙东牌楼东汉简牍》35号木牍的“侈致督邮某书信”中的“■”应释为“■_=”,读为“悻悻”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98-104+156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2297K]
  • 西北汉简所见甲卒探究

    赵尔阳;

    史籍和汉简中都有关于汉代甲卒的零星记载。两汉史籍中的甲卒有时是士卒的泛称,有时又指郡国的普通兵卒。1986年地湾出土的汉简中有十余枚甲卒名籍类简,这些甲卒的籍贯都是张掖郡,屯驻地也是张掖郡下的觻得、昭武等县。此类名籍书写形式有两种:一种书有左部、中营等军队编制;另一种书有昭武、氐池等隶属县邑。绝大多数甲卒简的性质是廪食名籍,结合史籍,推断这些甲卒简是新莽为了全面征讨匈奴,诏命屯驻在觻得、昭武等县的甲卒集结边境时在肩水候官处留下的廪食记录,甲卒在此次军事行动中主要负责后勤运输任务。甲卒属于边郡的屯兵系统,其编制和各级长官自低至高依次是:伍(伍长)—什(什长)—队(士吏)—官(五百)—曲(千人、候)—部(司马)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05-120+157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2432K]
  • 肩水金关汉简人名校札二十则

    沈思聪;

    本文在校读肩水金关汉简的基础上,结合其他出土文献与古籍中的资料,对其中的若干人名做校订,并对所涉汉简释文的其他疏漏之处进行校补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21-128+157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3380K]
  • 据出土合文校释《荀子》一则

    李佳喜;

    《荀子·蚕赋》“身女好而头马首”句的“女好”当作“女子”。今本之误,可能是误读“女子”二字的合文“■=”“■=”或“好_=”为“女好”所致。句意是说蚕的身体长得像女子的身体,头长得像马的头。据《山海经》《周礼》《蚕书》《搜神记》等可知,把蚕和女子以及马联系起来,是从战国直到魏晋时期,人们共有的一种观念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29-130+33+157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3160K]
  • 敦煌写卷P.2047《辅篇义记》所引佚书《物始》小考

    墙斯;

   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写卷P.2047系久佚古书唐释玄俨《辅篇义记》卷二。该卷引书较多,其中一段引述《物始》的文字,文献价值较大。《物始》一书为南朝梁谢吴(或作昊、炅)所撰,是较早的事始物原类书籍。此书在唐代以后即已亡佚,《辅篇义记》这段引文可能是目前所见直接反映《物始》内容的唯一材料。本文在考辨分析《物始》佚文的基础上,窥探该书在内容体例、纂述方式及取材方面的特点,并指出其在同类书的研究、《说文》等相关古书的校读方面,亦有一定参考价值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31-138+120+158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2791K]
  • 《出土文献》征订启事

    <正>《出土文献》为出土文献领域第一本学术期刊,前身为2010年创刊的同名CSSCI来源集刊。《出土文献》期刊常设栏目包括: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(甲骨、金文、战国文字、秦汉三国简牍等);出土文献与古代史研究;出土文献与古典学研究;出土文献与思想史、汉语史、科技史、文物保护等相关领域交叉研究;出土文献学术史、书评、学科综述;海外汉学等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59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485K]
  • 《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》电子书平台

    <正>清华简于2008年入藏清华大学,是战国中晚期简牍,内容多为湮没两干余年的经史类典籍,涉及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,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。自2010年起,清华简整理报告以每年一辑的进度陆续出版,目前已出版十二辑。为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阅读研究需求,中西书局与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、上海辞书出版社合作,开发建设了《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》电子书平台,自第十一辑起一书一码,纸质书附赠电子书。

    2022年04期 No.12 160页 [查看摘要][在线阅读][下载 624K]
  • 下载本期数据